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上门女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上门女婿》第一百七十三章 柳惊蛰否认我能力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上门女婿!

余家?

我琢磨不透柳惊蛰到底想干啥?

这时候带我去余家,她跟余家很熟吗?

难道她想做中间人,让我不要惹余家的事,跟星城余家重归于好?

仔细一想,寻思不能啊,再怎么说青门柳三娘没必要给余家放在眼里,而且我听道上兄弟说过很多关于柳惊蛰的事,虽然不能说很懂她这种女人,但柳惊蛰绝对不会高看年薪千万级别的家族。?

青门的势力,可不是三五个余家能相提并论的,哪怕是星城王家思琦她老爹,见到柳惊蛰她家族里的人,都得毕恭毕敬的明礼,低头尊敬的称呼。

“去他们家干嘛啊?”

我给心底疑惑问了出来,柳惊蛰白我一眼,将车慢慢停靠在路边,没好气的问我说:“你真想与余家结仇?”

“不是结仇,是他们欺人太甚,余名老匹夫欺负宋家,看看宋正德落魄成啥样了,年薪七八百万的大户,现在呢,每个月的生意利润不满二十万,而且余老头他儿子做的都是啥龌蹉事,欺负家境贫寒的女大学生,这些你都不清楚吧?”

柳惊蛰粉嫩的小嘴微微一翘,她没吭气,静静的听我说,我瞄她一眼,继续说道:“余家这种家族,在星城市还能混的这么大,天理呢?如果没有天理,我肯定要替老天收拾他们一家子,看谁敢欺负我老丈人,欺负贫穷的老板姓!”

“哟,看不出来,你还挺有侠肝义胆的啊!”

柳惊蛰咧嘴一笑,风情万种,尤其轻启小嘴说“哟”的时候,简直媚的要人命。

“你就没想过,现在余家可不是三两个月前的余家,基山会社你是没听过吧?”

柳惊蛰说道基山会社,眼神里有一丝复杂的神色,好像与基山会社有啥大仇大怨一样,除此之外还有浅浅忌惮的意味。

我好奇问她:“提起基山会社你眼神咋这么凶呢啊?”

柳惊蛰跟基山会社应该没啥大仇,琢磨应该是青门和基山会社之间的矛盾,柳惊蛰调整了下神色,缓缓一笑,说:“基山会社臭名昭著,我青门与他们势不两立,我能有好脸色吗?”

我猜的没错,不过这是两大绝对势力之间的矛盾,跟我这种底层人物没关系,想攀我都没可能攀的上。

能认识柳惊蛰,并且跟她相处的关系不错,我都是托了郭老的福气,不过我转念一想,脑子突然蹦出一个灵光。

“柳姐,要不咱俩联手,打倒余家,将基山会社在星城市的势力赶回去,怎么样,我这想法不错吧?”

“呵呵……”

呵呵!

柳惊蛰居然对我呵呵笑!

我心底咯噔一下跳了起来,如果是别的女生对我出“呵呵”这种高冷带有蔑视一样的笑,我铁定两巴掌扇她脸上,但是,这种笑却是从柳惊蛰揉绵的嘴里冒出来的。

我脸一红,低下脑袋问:“笑什么?”

“如果这么简单,我们青门就不会跟基山会社树敌几十年,明枪暗箭斗了这些年,却都没分出个胜负,我只是想带你去余家,看看他们家在星城市的势力,是你钱小宝说打压就能打压的吗?你现在是不是有些太自负了呢?”

我死命咬着牙,长久以来我在星城市地头上,都是说一不二,身边没谁会反驳我的言行,我并不觉得自个是自负或者骄傲了,我不过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没她们女人想的那么无能,更多的是为社会清楚败类。

但是此时此刻却被柳惊蛰打击一番,我心里突然有种不爽的感觉,柳惊蛰看出我脸上不愉快的表情,她说道:“怎么?柳姐我说你,难道错了?你现在的资本跟余家作对,简直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知道吗你?”

“我主意已定!”

“不改了,劝不动?”

“嗯,哪怕撞南墙我也不会回头,只会给南墙推到,到了黄河我也不死心,除非淹死我!”

我是真的铁了心,谁都劝不住!

柳惊蛰愣愣的盯着我瞅,半晌,她再次笑道:“好,我倒是想看看在星城市突然崛起的钱小宝,到底有多大能耐,还能给家大业大在星城盘踞多年的余家给打压下去,柳姐我拭目以待,不过,到时候可别被人家折腾的逃亡天涯,落得无家可归的地步,再者,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失败了,被余家抓住把柄,宋家会是什么下场?”

宋正德现在的企业正处于经济危机中,虽然我有百夫长无限信用卡能帮宋家度过缺钱的危机,但是宋正德主要经营的生意我却没办法给他半点帮助,毕竟在国内,宋家一直都是依赖余名这老家伙的公司,何况余老狗垄断国内外所有原材料,没有余家,宋正德只能坐吃等死关门大吉,我记得当时郭老劝他入伙沈观潮,但是宋正德没这么做,不知道他心底是怎么想。

宋雨婷通过我跟王家大小姐思琦关系非同一般,已经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只要雨婷在思琦面前开口,王家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老王更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个女儿的好闺蜜落得家境破产的凄惨地步,但雨婷一直没在思琦跟前提这事,估摸也是宋正德阻止了,我跟王思琦自然不好主动从金钱上帮助宋正德,只能从侧面给予支持。

柳惊蛰见劝不动我,她没再继续多说,微微冲我笑笑,客气的说谢谢我请她吃饭,我也跟着傻笑,说应该。

柳姐临走的时候,还劝告我一句:“小宝,做事不要逞强,尽力而行,心里要有杆秤,掂量自己的分量和对方势力的重量,千万别逞能,误了自己啊!”

我认真点头,说:“我明白,放心吧,没把握的事我从来不做,相信我!”

“祝你好运咯!”

撂完这句话,柳惊蛰驾车离开,我默默的往TnT走,心底挺不是滋味的,我总觉得柳惊蛰刚才一番话是对我能力的否认,我心底隐隐的有一丝失落。

想在星城市打倒余家,难度肯定不小,但会因为难度就退缩,做缩头乌龟吗?

枪打出头鸟,不管余家势力多么雄厚,不试试我怎么自己有多大的能力呢?

我要做这只出头鸟,况且,如果我不对余家出手,放纵余家在星城勾结外部势力越混越大,以后他们家真正成型,还是随手轻而易举的碾死我,趁现在他们还是展期,互相刚一波,不会亏。

再次紧了紧心里的信念,我回到TnT给马晓东打电话,喊他过来,约莫半小时左右,马晓东带着卷毛和他手下一批边疆佬到了场子。

“宝哥,兄弟们都等的急死了!”

“宝哥,计划怎么安排的,给俺们说说!”

我没跟他们墨迹,各自打了根烟,直接开口说:“出海的船只我给你们弄好的,所有的家伙全在船上,路线由船长带路,你们要做的是堵住余家的货船,将所有的货物销毁。”

“宝哥,你说那批货是原油,虽然量不多,但是倒腾出去也能换些钱,没必要销毁啊?”

马晓东挺舍不得的,我冲他笑笑,说:“咱们是破坏余家与外部势力勾结的机会,并不是为了他家的货物而在公海劫道,记住,咱们不是海岛,我们要做的是让余名这老头感到恐惧,不在乎他的货,所在乎的是让他家永无翻身的机会!”

“嘶……”

马晓东狠狠的抽了口冷气,我能看出来他脸色极其不甘心!

这不怪他贪财,十几岁来星城火车站偷鸡摸狗,好不容易混出一片自个的天地,当年没钱饿肚子,睡大街,为了三五块稚嫩的手伸进别人的口袋摸钱包,为了一个馒头的钱,被人打断过手脚,所以,在他心底有种阴影,不错过任何一个能换到钱的机会。

我静静的盯着他,良久,马晓东像是下定决心似得,不知道是知道我总算开工了,还是心疼那批被我下令毁掉的原油,他重重的应声说:“宝哥,听你的,啥时候登船?”

登船时间肯定得比余家货船出要早,我定的时间是明天晚上,在附近海域等机会,还有一天一夜的时间,还得查探余家会派哪些人保护货船安全的运送到牙买领土。

目前得到的消息,余家有将近二十人的小队随船,其中还有一名是基山会社的勋爵,领头的是哪路狠人,我目前还不得而知,余家肯定不安排小喽啰,隐藏的不漏风声,我寻思余家随船领头的人物,肯定不简单。

沉船,毁货,打余名脸,这便是此次出行的主要目的。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